点击关闭

卖淫王家-马丽是康永向警方回忆起接触到的第一个女孩

【淘集集破产】

A14-A15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王翀鵬程

涉案人王雙此前曾是遷安市人大代表、大莊戶村村主任。

寧大龍的父親告訴新京報記者,寧大龍是家裡最小的孩子,14歲輟學後一直跟著父母做生意。“如果我知道他一直和小帥(王澤眾)來往,一定把他的腿打斷。”

王家壯等三人向警方交代,他們還利用同樣的手段,三次強姦或輪流強姦過一個15歲的女孩。之後,逼迫該女孩介紹新的女孩。

2018年7月,康永被唐山市監委留置。之後,監委將案件移送唐山市檢察院,檢察院指派古冶區檢察院管轄並批准逮捕康永。

據知情人透露,目前暴露出的只是整起案件的冰山一角。除了康永和王雙,還有多名公職人員涉案。去年,遷安當地曾有傳聞稱,數十名當地的公職人員及富商被警方調查,部分涉案人員因為沒有證據坐實,並未受到處罰。但截至發稿,記者暫未核實到該說法。

涉案前,康永曾是遷安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、副局長。

但在審訊過程中,遷安民警發現了更嚴重的罪行——該團夥成員主動供述,曾強姦、輪姦了數名未成年少女,並強迫她們賣淫賺錢。

涉案團夥的判決書中稱,2018年1月1日至春節前後,一個半月內,李萍萍三次遭到王家壯、王澤眾、寧大龍三人的強姦。李萍萍稍有不聽話,就遭到幾個人的毆打和語言威脅,被打幾次後,李萍萍就不敢反抗了。

就在這個涉及十二人的惡勢力團夥陸續落網之際,時任遷安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康永卻坐不住了,他給負責查辦團夥案件的民警和負責人塞錢,希望他們不再繼續偵查。

馬麗是康永向警方回憶起接觸到的第一個女孩。康永記得,兩人第一次見面是2017年暑假。當時,馬麗穿了件很時髦的衣服,襯托出勻稱的體型,沒有化妝。中間人帶她來見康永,康永還問了她的年齡。

2019年1月30日,惡勢力團夥案被遷安市法院一審宣判,兩名主犯王家壯、王澤眾數罪並罰,獲刑十九年,寧大龍獲刑十七年。其餘十名被告也分別獲刑,王雙的案子也進入司法程序。

(文中寧大龍、馬麗、付曼、劉紅、楊麗麗、李萍萍、王媛媛均為化名)

常給康永介紹女孩的其中一個中間人,2018年7月2日被遷安市公安機關傳喚。經訊問,她陳述了其被他人多次介紹賣淫、並多次介紹別人賣淫的犯罪事實。但因她不滿十六周歲,警方未對她進行立案偵查和採取強制措施。

2018年8月23日,唐山市政府網發佈“遷安市教育局暑期整治校園及周邊治安環境”消息。該消息稱,8月6日,市教育局與政法委聯合召開校長座談會,分別闡述了本單位校園周邊存在的問題,並提出了建議和意見。並對校園及周邊存在的安全隱患進行了分析歸納,增強了校園周邊治理工作的針對性和實效性。

每次見到女孩,康永只詢問她們的年齡和所在年級,並不多談別的事。他謊稱是中醫院的大夫,女孩們沒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和姓名,都叫他“醫生”。

當年,馬麗只有13歲。康永的一審判決書顯示,馬麗回憶,2017年10月,康永化名“真誠”,通過QQ聯繫馬麗,希望她幫忙找點“丫頭”,馬麗介紹了第二個女孩——13歲的付曼。

公安局黨委副書記落網今年54歲的康永,案發前曾任遷安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。與其熟識的一家旅店老闆描述,他個頭很高、方臉、眼睛不大,白頭髮不少,一副嚴肅的面孔。45歲起便擔任遷安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、副局長,分管全市治安等工作。

11月27日,大莊戶村委會委員王軍介紹,王雙早已被法院判決,至於判了多長的刑期並不知情。

接受遷安警方審訊時,寧大龍稱,王澤眾和王家壯曾多次強姦、輪流強姦未成年女孩,還介紹、強迫她們賣淫賺錢,他也曾參與其中。2018年3月23日,寧大龍被遷安市公安局以強姦罪刑事拘留,當時他還不滿18歲。

王雙的哥哥告訴新京報記者:“7月6日那天晚上,當時王雙正在家裡休息,幾個便衣警察敲開家門將其帶走,之後,家人從警察那裡得知,王雙因嫖娼被抓。9日,警方報請遷安市人大委員會許可,王雙被刑拘。”

一個周日的下午,付曼上完補習班,馬麗帶她去了和康永約定的地點——遷安市燕鋼麗景花園內的一間單元房。

判決書中顯示,康永自述,從2017年暑假到2018年初,半年之內,康永先後與六名不滿十四周歲的幼女,八次發生性關係。最後一次是在2018年初,康永記得問了女孩年紀,女孩說她16歲了,而實際上她只有13歲。

警方調查發現,與康永發生關係的女孩大多是職業高中的學生或剛畢業的無業人員。

這一舉動並未平息案件調查。2018年7月,康永因行賄被唐山市監委留置調查,隨後主動交代,自己也牽涉其中,性侵未成年女孩。

2018年初,一惡勢力團夥因故意剮蹭酒駕人員車輛,試圖敲詐25000元,和受害人鬧到了遷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。辦案民警經過調查發現,他們是一個長期“碰瓷”的團夥,將他們列入調查範圍。

12月9日,新京報記者聯繫遷安市教育局的工作人員,試圖瞭解案發後教育系統對此事的後續處理結果。辦公室白主任稱:“我不清楚,不負責這個,應該咨詢安全法制衛生科。”隨後,教育局安全法制衛生科科長表示,不瞭解情況。截至發稿時,教育局局長劉東友電話未接、短信未回覆。

康永落網後,一個曾為他介紹女孩的中間人向警方回憶,康永還提出想找處女,願意開價上萬。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第二百三十六條規定,姦淫不滿十四周歲的幼女,以強姦論,從重處罰。這意味著,不管採用什麼手段、幼女是否同意,只要與不滿14周歲幼女發生了性關係,就屬於姦淫幼女的行為,並構成強姦罪。

2018年12月25日,河北遷安法院對王澤眾、王家壯等人強姦、敲詐勒索一案進行開庭審理。經審理查明,王家壯、王澤眾和寧大龍強姦婦女,強迫未成年人賣淫,從中非法獲利1萬餘元。

2017年冬天,馬麗給康永介紹了12歲的劉紅。劉紅個子很高,但身體還沒發育完全。為了掩蓋真實年齡,馬麗事先教劉紅化了妝,“因為化上妝顯得年齡大。”

團夥成員王家壯曾在都江旅館涉嫌強姦一名未成年少女。

村裡人對他們的瞭解並不多,只知道今年33歲的王澤眾離婚再娶,和前妻育有一個兒子,平時跟隨爺爺奶奶生活。對於王家壯,他們瞭解得更少,只能說清他父親去世前愛喝酒,腦子有些“魔怔”。

強迫未成年少女賣淫王澤眾和王家壯都是遷安鎮沙河子村人,年齡相差12歲。他們都是早早輟學,外出打工,平時很少回家。

後來,李萍萍成了團夥成員脅迫女孩賣淫的“幫手”。團夥為脅迫女孩王媛媛去賣淫掙錢,王澤眾讓李萍萍在她面前講述自己被毆打的經歷,王媛媛聽完,嚇得不敢反抗,之後被帶到遷安市麗都景苑小區一套日租房內,向一個40歲左右的男子賣淫,獲取了1000元嫖資。

性侵案後 整治校園周邊治安環境

團夥成員王家壯曾在這家旅館涉嫌強姦一名未成年少女。

2019年8月5日,康永一案被唐山法院終審判決,法院審理查明,被告人康永在2017年暑假至2018年初期間,曾與六名不滿十四周歲的幼女,八次發生性關係。康永犯強姦罪、受賄罪、行賄罪,合併執行有期徒刑16年6個月。

女孩們除了供王澤眾三人姦淫,還被用來抵債或掙錢。2018年2月中旬,王家壯為了還清欠王澤眾的錢款,曾將一個未滿18歲的女孩介紹給王澤眾賣淫抵債。

就在這個惡勢力團夥紛紛落網之際,康永坐不住了,開始向同一公安局內的三名同事行賄,包括遷安市公安局黨委委員、刑警大隊教導員、刑警大隊副中隊長。歸案後,他交代,行賄是為了隱藏自己的犯罪行為,包庇了這個犯罪團夥,阻止警方查案。

新京報記者 王翀鵬程 李英強

他們強迫女孩外出賣淫。曾被他們姦淫的女孩楊麗麗、李萍萍、王媛媛等人,後來成了他們賺錢的工具。如果女孩不願意,王家壯等人就會以到女孩家裡鬧事、拍攝裸照、不雅視頻、毆打等方式要挾。

判決書中稱,每次發生關係之後,康永會給女孩1000元至3000元不等的嫖資。除了馬麗,經常和康永聯繫的中間人還有另外兩個。每隔一段時間,就有人給他介紹女孩。長則一兩個月,短則十幾天。

該消息還稱,8月13日開始,公安、市場監管、城管、住建等11個部門50餘名工作人員,分4個檢查組聯合執法檢查。通過對學校周邊公寓進行摸排檢查,要求將公寓名稱、舉辦者姓名、聯繫方式、具體位置等兩百多家公寓上報政法委和公安局治安大隊。

面對警方,女孩們也承認謊報年紀。她們曾對辦案民警稱,中間人讓她們自稱年滿14歲,有時候還要求她們化妝,打扮得很成熟。

幾天之後,王澤眾和王家壯被警方控制。警方偵查發現,他們是涉惡團夥的主要成員。

三人向遷安警方交代的第一起強姦案,案發2017年10月份,受害者是15歲的女孩楊麗麗。每次,王家壯都用暴力手段威脅她。據此團夥的判決書顯示,他們用同樣的手段,毆打、語言威脅並強姦過多名女孩。

在警方審訊中,該團夥嫌犯供述,曾對多名女孩採用毆打恐嚇並實施強姦、輪姦,之後,通過中介將受害女孩輸送給官員、人大代表、富商嫖娼。

據團夥成員交代,楊麗麗被他們強迫賣淫。兩個月內,她接了六個客人,其中包括遷安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康永,以及遷安市人大代表、大莊戶村村主任王雙。但在康永的供述中,並未提及楊麗麗。

警方在之後的偵查中發現,牽涉其中的人還有遷安市人大代表王雙。

警方傳喚了團夥成員寧大龍。11月26日,寧大龍的父親告訴新京報記者,民警說是涉及“車”的事情,讓寧大龍去趟局裡配合調查。傳喚當天,寧大龍就回家了。但一個月後,他再次因為車子的事被傳喚。這次,他不僅交代了開車碰瓷,還向辦案民警揭發了另外兩名團夥成員——王澤眾和王家壯。

2019年8月5日,唐山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,康永犯強姦罪,判處有期徒刑15年;受賄罪、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,合併執行16年6個月。康永在受賄、行賄案中退繳的181萬元予以上繳國庫,並處罰金40萬元。

後來,康永兩次在自述中寫道:“說實話,到現在我也不知道,她們當中誰是不滿十四周歲的。”

2018年3月,河北省遷安市公安局抓獲了一個長期“碰瓷”的惡勢力犯罪團夥。該團夥以故意撞車剮蹭來敲詐勒索錢財。

“碰瓷”團夥牽出大案歸案後,康永交代,他是從2016年開始參加賣淫嫖娼活動的,他和女孩們的秘密交易維持了近兩年。直到一惡勢力團夥落網。

有知情人向新京報記者透露,康永、王雙的落網僅揭開了遷安性侵案的冰山一角,該案疑有數十名涉案人,其中包括公職人員、富商、人大代表等。

王澤眾、王家壯等人將女孩的信息發佈到網上招嫖。歸案後,他們向警方供述,嫖資都被他們三人揮霍了。

後來,付曼向辦案民警回憶,當時自己並不情願,康永脫衣服的時候她反抗了,但又怕馬麗打她,因此順從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