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关闭

苍鹭松花-李光云边说:边将船停在远离苍鹭的水面上

【小米承认抄袭作品】

一隻姿態優美的蒼鷺從樹梢掠過。樺甸市委宣傳部供圖

每隔一段時間,李光雲都要登島巡視一番,主要是查找是否有捕鳥工具或者其他破壞環境的事情。“每次來也基本沒什麼事兒,但不來就是不放心。”她說。

成群的蒼鷺在山間盤旋。樺甸市委宣傳部供圖

李光雲即興表演京劇《梨花頌》 劉棟 攝

李光雲載客歸來,正在和丈夫一起打掃游船。劉棟 攝

忙碌了一天,餘暉再一次灑在李光雲的船上,照得她滿臉通紅。岸上,蒼鷺又成群結隊在水邊覓食。它們站在水裡,朝著一個方向一動不動,仿佛朝聖一般。

中新網吉林6月22日電 (記者 郭佳 蒼雁)當晨光灑向松花湖,船娘李光雲已哼唱著最愛的京劇《梨花頌》,載著游客向吉林省樺甸市常山鎮松花湖深處的蒼鷺島駛去。滿船游客皆慕名而來,而對於李光雲來說,則是去見“老朋友”。

“別看它們站在那兒不動,獃頭獃腦的,要是有魚經過腳下,一下就能抓到。”李光雲說,“你們說這些鳥多可愛!”船緩緩駛離蒼鷺島,船娘的歌聲又一次響徹松花湖。(完)

儘管李光雲對此不甚瞭解,但她也驚奇地發現,松花湖裡有一個小島蒼鷺慢慢多了起來,來觀鳥的游客也多了起來。她說,游客可不僅來看蒼鷺,湖裡的魚、村裡的雞都是他們的最愛。

如今,在蒼鷺島上居住著上千隻蒼鷺,最高峰時約有3000只。此時正值蒼鷺孵卵的季節,破殼不久的雛鳥尚未脫離鳥巢,當親鳥從頭上掠過,稚嫩的叫聲便隱隱從樹梢間傳出來。

“啥是‘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’?不就是這個意思嘛。”李光雲似懂非懂地說。

不過,最近這些年,李光雲常常能看到有人撐著小船在松花湖撿農藥瓶等廢棄物。吉林市對松花湖上游蛟河、樺甸等地重點工業企業進行了集中治理,對松花湖周邊農業面源污染進行了集中整治,並通過設置禁漁期來促進可持續發展。

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是成群的、來到水邊覓食的蒼鷺。“一早一晚是蒼鷺覓食的時間,也是游客觀鳥最好的時間。”李光雲邊說邊將船停在遠離蒼鷺的水面上。

蒼鷺是一種大型涉禽,每年春季會從南向北遷徙,並選擇水草豐茂的淺水水域或沼澤地築巢繁殖,待秋季氣溫轉涼,雛鳥羽翼豐滿又由北向南遷徙。在北方,蒼鷺也叫“長脖老等”。

“我總覺得生靈這東西,人類不要去破壞它。”李光雲對蒼鷺島本能般的保護出自敬畏和感恩。她告訴記者,她的丈夫和兒子也都在松花湖上工作,是松花湖的山山水水養育了一家人。

今年,豐沛的降水使得松花湖水位大漲。船越開越快,水路時而狹窄、時而寬闊,轉過幾處刀切般筆直的峭壁後,如大鵝般“呱呱”的叫聲從山間傳來,洪亮又清澈。

一個小時的船程,李光雲略感疲憊,這會兒,她靜靜地坐在船尾看著這群“老朋友”。期間,不少游客向她提出,希望可以登島觀看,都被她斷然拒絕。

松花湖原是建設豐滿水電站後所形成的一個山間水庫,現為中國4A級景區。李光雲在松花湖開船超過20年,她的記憶里,蒼鷺島起初既無蒼鷺也無名字,只是農藥瓶等垃圾很多。

當天,記者在常山鎮黨委書記李成發和李光雲的帶領下,登上了蒼鷺島——一塊真正的荒蠻之地。李成發一面走,一面說“以前因為農藥之類的污染,岸邊草都不長,現在都過膝了。”

對於蒼鷺島,當地官方不主張過度開發,至今也沒有一條通往這裡的公路,這處“鳥的天堂”歸根結底屬於蒼鷺。“我們要實現‘棒打狍子,瓢舀魚,野雞飛到飯鍋里’。”李成發說。